新闻热播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热播 >产业新闻 >谷歌眼镜“命不该绝” 但是缘何失败?

谷歌眼镜“命不该绝” 但是缘何失败?


这是一个涉及很多营销噱头、未来主义可穿戴技术、秘密实验室、时尚模特以及一段终结一位亿万富翁婚姻的公司内部三角恋的故事。这是谷歌眼镜的故事。

本不该如此?

自2012年公开亮相以来,它曾一直备受追捧,成了众人梦寐以求的产品。不管技术宅男、还企业CEO、大厨还是时尚达人,无一不心生向往。它一度被认为是必不可少的玩意,将会成为新生的可穿戴计算机的黄金标准。

《时代》杂志曾将其列入“年度最佳发明”榜单。该产品曾获得了《Vogue》杂志长达12页的洋洋洒洒的报道。《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有一集以谷歌眼镜为主题,尽管Homer是将该产品称作“Oogle Goggles”。谷歌眼镜出现在了各种早间和晚间节目当中,也成了包括周末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科尔伯特报告》在内的各种脱口秀节目和无数YouTube视频的热议主角。世界各国的领袖纷纷试用该款设备。查尔斯王子也戴过一副谷歌眼镜,奥普拉、碧昂斯、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和美国喜剧明星比尔·默里(Bill Murray)亦然。

2012年纽约时装周,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也佩戴上了一副红色的谷歌眼镜,并让她的模特戴上不同颜色的谷歌眼镜走上走秀台。不久之后,冯芙丝汀宝在一段精心制作的视频中向谷歌设计师伊莎贝尔·奥尔森(Isabelle Olsson)表示,“我们向全世界展示了谷歌眼镜。”

另一个充分体现该产品的文化影响力的例子是:《纽约客》发表了一篇5000字的特写报道,来详述佩戴该款新颖的可穿戴设备的感觉。该文出自一位获邀测试产品的谷歌眼镜探索者之手。格雷·斯特恩加特(Gary Shteyngart)诙谐地回忆起他在地铁上进行即兴产品演示时的情境。“那是谷歌眼镜吗?”有位商人问他。“那简直酷毙了。”一位大学生说,“你真幸运。”

不过,谷歌眼镜上周所引发的波澜也许才算是前所未有的:谷歌突然宣布谷歌眼镜项目将移出Google X实验室,该产品也将停止销售。

这着实令人唏嘘不已,仿佛它引发的种种喧闹只不过是昨日的事情。

从数位曾参与谷歌眼镜项目的现任员工和前员工的描述,这个故事本来不应该如此结束。只不过,谷歌眼镜当初的出场——以及伴随它而来的那种喧闹——也不是这个故事应该开始的方式。

Google X

为了厘清该项目为什么会失败,我们需要说回几年前的事情。谷歌的创始人和数位高层当初提出了一份列有100个未来主义想法的清单。

那些想法包括室内GPS以及“谷歌大脑”(Google Brain)项目。不过,真正让他们兴奋不已的是一种新型的可穿戴计算机,它可以依附在皮肤上,或许也可以像普通眼镜那样戴在头上。

2009年年末,谷歌时任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向斯坦福大学的天才研究人员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抛出了橄榄枝,招募他领导践行那些疯狂的想法。特龙需要给该实验室取一个很酷的名字,他决定将其名称暂定为“Google X”,寄望日后能够取一个更好的名字。

据数位曾在早期阶段参与Google X项目的匿名谷歌员工称,该实验室不久之后就在谷歌园区找到了它的“家”——占据查尔斯顿大道1489号的一座普通建筑的二楼。在那里,该实验室诞生了它的首个项目:一种虚拟现实式的设备,它后被称作谷歌眼镜。

特龙网罗了一连串的著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来开发谷歌眼镜,其中包括走在可穿戴计算领域前沿的阿斯特罗·特勒(Astro Teller)和巴巴克·帕维兹(Babak Parviz)以及设计师奥尔森。不久之后,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也加入帮助运营Google X。

关于布林,在此要指出两件事情。当时,他已经结婚,妻子是基因测试创业者安妮·沃茨克奇(Anne Wojcicki),他们有两个孩子。另外,谷歌内部普遍认为布林存在“项目注意力缺失症”,他一时著迷于某个项目,但没多久又会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项目上。

布林和特龙掌舵的时候,Google X和谷歌眼镜项目成功保密了一年多时间。“谷歌员工每天都经过Google X实验室,却对里面的事情完全不知晓。”一位Google X员工说道。

直到2011年,《纽约时报》记者撰文揭开了Google X秘密实验室的神秘面纱,详细谈到了实验室正在展开的一些项目。

内部分歧

当时,对于谷歌眼镜最基本的功能,Google X内部的工程师其实有着很大的分歧。有的认为它应当全天候佩戴,就像“时尚设备”那样全天使用;有的则觉得它应该仅在用于特定用途的时候佩戴。不过,Google X内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点共识:现有的原型只不过是个原型而已,还有很多的重要问题有待解决。

有一位显要人物对此并不赞同。布林知道谷歌眼镜并非成品,还需要改进,但他想要公开进行改进,而不是在高度保密的实验室当中进行。他认为,Google X应当将谷歌眼镜推向消费者,利用他们的反馈来对设计进行改善。

为了强调谷歌眼镜仍是在制品,谷歌决定不在零售店中出售它的首个版本,而是仅将其推向谷歌眼镜探索者——花1500美元成为早期用户的一批极客和记者。

这一策略引发了反效果。有限的开放推升了人们对谷歌眼镜的兴趣,引发各路媒体争相报道。而谷歌不仅仅煽起了人们的热情之火,还火上浇油。

“Google X内部团队知道该产品还远没有做好准备。”一位前谷歌员工称。但谷歌营销团队和布林另有计划。

例如,在2012年6月的谷歌开发者大会上,佩戴着谷歌眼镜的跳伞员从天而降,引起雷鸣般的掌声。布林似乎得益于所引发的巨大关注,他还被打上了现实版钢铁侠的标签。后来,布林得意洋洋地戴着谷歌眼镜出现在了冯芙丝汀宝的时装秀的前排位置。

谷歌眼镜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展现在世人面前。这不是还在埋头于改进工作的Google X工程师希望看到的低调试验,而感觉像是看人用带放大器的扩音器说出自己的秘密来。

不过,跳伞员和时尚模特的作用终究有限,谷歌眼镜的光芒很快便开始衰弱。最终将谷歌眼镜拿到手的科技评测人员将该产品称之为“时上最烂的产品”,直言它电池续航能力糟糕,存在不少的漏洞。它也引起了隐私担忧,人们担心会在一些私密时刻(比如小便的时候)被戴着谷歌眼镜的人偷拍。该产品也遭遇了各种场所的禁令,包括酒吧、电影院和拉斯维加斯赌场。因为这些地方并不希望有顾客利用谷歌眼镜秘密进行偷拍。

谷歌眼镜一下子从众人的热捧对象沦为人们的笑柄。有个Tumblr部落格取名“White Men Wearing Google Glass”(戴谷歌眼镜的白人)。

内部三角恋

2014年初,Google X实验室遭遇丑闻侵袭。布林和曾帮助筹办Diane von Furstenberg时装秀的谷歌眼镜营销经理阿曼达·罗森博格(Amanda Rosenberg)有了绯闻。布林因而与妻子分手,罗森博格也跟同为谷歌员工的原男友分道扬镳。《名利场》还爆料称,布林的妻子跟罗森博格曾是朋友。

自那以后,谷歌眼镜似乎日渐衰落。数位Google X早期员工离职,其中包括转投亚马逊的帕维兹。布林则忙于处理其私事对公司的影响,也不再在公众场合佩戴谷歌眼镜了。

由此才有了上个月谷歌突然宣布关闭谷歌眼镜探索者项目的那一幕。这基本上等同于宣布谷歌眼镜气数已尽。不过,该产品也许还气数未尽。

在转入Nest智能家居部门后,谷歌眼镜由领导时尚专家、珠宝设计师艾维·罗斯(Ivy Ross)和前苹果产品高管、Nest创始人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负责。

“谷歌眼镜的早期努力取得了突破,让我们得以学习对于消费者和企业而言什么才是重要的。”法德尔在声明中表示,“我很兴奋能够跟罗斯一起给该产品提供指引和支持,她将领导整个团队,我们将共同把那些学到的东西整合到未来的产品当中。”

数位了解法德尔的计划的人士称,他将会重头设计谷歌眼镜,直至完工才会将它推出市场。“未来不会有公开的试验。”法德尔的一位顾问说道,“法德尔善于做产品,他不会在产品完善之前将其推出市场。”

至于冯芙丝汀宝,她对于谷歌眼镜仍热情不减。她周二接受采访时说,谷歌眼镜就是革命性的产品。“正是它的出现,人们才开始讨论起可穿戴技术。”她说道,“当下的科技进步越来越快速,谷歌眼镜将一直会是历史的一部分。”

编辑:果橙

相关阅读:

可穿戴设备何去何从 想象与技术间差距

外媒预测可穿戴技术在CES的发展趋势

可穿戴数码设备让生活更便利

女记者戴google眼镜上两会惹围观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