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书外

当前位置:首页 >书里书外 >数字出版 >阅读器是个“坑”,为何国内数字电商还纷纷往里跳?

阅读器是个“坑”,为何国内数字电商还纷纷往里跳?

近两年,国内阅读器市场又有重回火热之势。据笔者目力所及,这已经是国内阅读器市场的第三波热潮。


2008-2010年,在版权完全处于无序状态的电子书市场,众多阅读器争霸天下,汉王独占市场份额的70%以上,这是第一波;2013年Kindle进入中国之前,几家争相推出自己的阅读器,随后Kindle迅速占据了主流市场,这是第二波;在大家都以为第二波是争抢最后的残羹剩饭时,2015年-2016年国产阅读器又争相推出新款,是为第三波。其中尤其以第三波最让人看不懂。


这阅读器市场的第三波浪潮,从时机上说颇有些奇怪,阅读器的第一波热潮,智能手机尚未大面积普及,阅读器尚属于新鲜事物;第二波阅读器浪潮,亚马逊Kindle尚未登陆中国,市场尚有可为。现在智能手机几乎人手一台,Kindle又占领了国内阅读器市场的高地。沉寂了两年的国内阅读器突然发力了。因此很多人认为,国产阅读器就是找死。


但果真如此,为何国产阅读器厂商今年频频发力?今年1月初,当当推出当当国文阅读器,4月23日,京东发布JDRead阅读器,近日,掌阅推出第二代阅读器iReader Plus。在这期间,Kindle也在4月14日推出了自己的第八代新款Kindle Oasis阅读器。还有,国产阅读器过去一直销售不佳,去年掌阅推出的iReader阅读器卖完了吗?掌阅称iReader备受欢迎,销路很好,这可信吗?


知道掌阅阅读器销量的,除了掌阅之外,当属京东。京东是销售阅读器的主要电商渠道。京东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4月23日推出了自己的阅读器,并且宣布和与掌阅纸电联合。从这个举措来看,掌阅阅读器确实销量很好,赢得了京东的尊重。



4月23日,京东发布JDRead阅读器


在这第三波阅读器热潮中,用户有诸多疑问,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


阅读器销量直降

国产阅读器厂商为何频发力?

从亚马逊的角度来说,发达国家的阅读器市场已经趋向饱和,正因为如此,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才是重点的淘金之地。而且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二三线城市传统图书渠道难以深入,这里的读者很难找到合适的读物。但经济又不断上升,阅读需求十分旺盛。几十年前,二三线城市的母亲平均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现在基本都是大学文化水平。电子书是一种选择。因此电子书的渠道下沉将是近两年的趋势。


Kindle刚进入中国的两年间,2013-2014年,对国内电子书市场做了净化,再加上这两年“净网行动”蓬勃发展,铲除了大量盗版电子书和带有违禁内容的网络文学作品,大量原创文学网站受挫,所以正版电子书市场崛起。随着PC端大量原创文学网站受挫,主攻移动端的掌阅等网络文学平台崛起,网络文学向移动端转移。那么具有排他性的品牌阅读器兴起就是情理之中的。


贝佐斯曾经说过,读者在阅读一本纸书的时候,并不完全在意它的胶水和纸张,而是内容;Kindle阅读器也要让读者忘记它的存在,而沉浸在作者用语言勾画的世界里。所以kindle的研发,一直没忘创始人的这个教诲。电子书内容才是阅读器的核心。阅读器研发是与电子书内容的发展息息相关的。


国内阅读器为何普遍大Kindle一号?


亚马逊Kindle是6寸屏,这是阅读器市场公认的标准尺寸。汉王2011年推出的E920、2014年推出的E930系列是9.7寸屏,十分震撼,幅面大小如A4纸,重要的是可以阅读PDF 、HTML等文档,这正是国内盗版电子书最常见的格式。通过TF卡扩展,汉王E930可以支持至32G扩展内存。这个巨大的内存容量,也是为PDF预留的。掌阅的iReader和今年将推出的第二代阅读器都是6.8寸屏,这是因为掌阅的漫画很有特色,大屏看漫画效果更出彩。


国内的阅读器喜欢做大屏,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纸书开本的延续。欧美大众阅读占主流70%的市场份额,小说类图书基本都是小32开本,讲究便携。国内出版人喜欢大开本,便于高定价,版心大,客观上影响了屏幕尺寸的选择。


Kindle内存为何4G不变?


京东正在众筹的阅读器最大支持32G扩展内存,汉王E930也可以支持至32G扩展内存。2015年推出的当当国文阅读器内存8G,掌阅新款iReader Plus内存8G,为何Kindle一直坚持只有4G? 这个问题与上一个问题密切相关,很多国产阅读器之所以存储容量比较大,也是为了能存入更多的PDF。


PDF的形式的电子书优点是呈现方式与纸书类似,转码方便,因此只要有纸质书,就很容易有转为PDF格式,但缺点是占内存空间比较大,一部图文并茂的电子书可能达到30M左右。所以一部4G的阅读器,如果都用来储存PDF格式的电子书,恐怕存不了100册。但是,亚马逊Kindle研发了mobi格式解决这一问题。


亚马逊研发的mobi格式的电子书,力求达成呈现下载快速和版式美观的平衡,一般来说一册mobi格式的电子书只有几十K,图文并茂的也很少超过10M。将电子书转化成mobi格式是亚马逊产品生态链上的一环。但凡事有利必有弊,推广电子书转码,是目前电子阅读器厂商和出版机构头疼的难事。例如一些专业建筑类图书,因为表格图文较多,转码成本特别高,而且失败率高达30%~40%。转码失败的电子书就难以上架了。


正因为如此,亚马逊鼓励出版机构自己转码,而且帮助出版机构掌握转码技术。从实际经验来看,电子书在生产环节转码,最便宜。从2012年Kindle入华到现在,能自主使用转码技术的出版机构从20%增长到了80%。


在所有的电子书品类中,教辅读物转码是最复杂的,图片、表格、注释繁杂无比,因此转码成本高,失败率高。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4年前我所在的阅读器生产公司进了一批教辅书,上架时间又有限,于是公司发动全体人员帮助转码,即使是美编、产品经理、广告人员、频道主编都一起上阵,也仍然有很多书转码失败。而且教辅书销售周期短,只有当季教辅才能卖得出去。所以教辅类电子书一般只能以PDF格式来销售。这也是目前国产阅读器的盈利点之一。


对于Kindle的用户,还要补充一句。如果你手头上有各种渠道得来的TXT文档,在Kindle上阅读效果不好,可以自己转成mobi格式再读。在网上还有人将PDF格式的文档自己转成mobi格式,但有的并不成功,只是“假mobi”,一本书占空间仍有30M以上,文字不能放大,实际上还是PDF格式。假mobi,又称PIM,即pdf in mobi,用mobi格式封装pdf,使其适应mobi的技术规格,与亚马逊硬件匹配。


在转码问题上,国内的电子书还有一种epub格式,字体可以放大缩小,在阅读器上阅读体验比PDF格式强,但转码压缩不如mobi,占地还是比较大,不容易下载。


亚马逊的中文电子书在国内的优势何在?


亚马逊中国宣布自己有30万种电子书,其中15万中文书,15万外文原版。京东宣布自己有30万电子书,当当宣布自己有35万册正版出版物数字版权,2万余部签约原创连载及完本作品,掌阅宣布自己有50万电子书,显然这些国内厂商都是中文版。那么从品种上说,难道亚马逊的中文电子书在国内一点优势都没有吗?


当当在统计方面,更喜欢用“数字书”而非电子书,在当当的理解中,数字书的概念比电子书更广,包括原创网络文学等。京东、掌阅也是如此,在其电子书(或称数字书)书库中,原创文学占有较大部分。掌阅称自己目前拥有图书、杂志、漫画等类别的数字版权50万册。但亚马逊是外企,在亚马逊书库里没有原创网络文学。在Kindle上有E-Only电子书,也都有出版机构的背书,例如中信出版社的E-Only电子书有中信的电子书号,知乎的E-Only电子书有浙江数媒的电子书号。


亚马逊的电子书因为都是mobi格式,转码要求严格,但占内存小,阅读体验也好。当当、京东平台销售的电子书,有些就是PDF格式。因此各个平台都有自身的优势。掌阅是在移动端多年占据第一位置的网络文学平台,其网络文学储备相当丰富。


相对于正版纸书转换来的电子书,网络文学质量和长度都参差不齐。有可能连载了几百万字还没有终结;也可能只有两三万字就成为一部电子书;还有的写到一半就“扑街”,作者出于种种原因不想再写了。所以说电子书库的存书数量并不一定绝对代表其优势。



国内阅读器厂商在下一盘什么棋?


Kindle阅读器看起来仅仅是一个产品,但实际上是亚马逊生态系统中的一环。国际上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如苹果、谷歌,都是有硬件、有软件,自我封闭的生态系统。在这方面汉王是个反例,汉王E920电纸书刚出来的时候,售价高达2700元,现在还在销售的汉王E930售价也高达2680元(刚出来的时候定价竟高达2980元)。


今年出品的Kindle Oasis尊贵版阅读器才2399元。无可否认,汉王阅读器的硬件确实有独到之处。在2009年左右,汉王给出版社的电子书版权分成比例也是最高的,因此当时汉王阅读器可以占据市场份额的70%。


但是现在Kindle入华,带动正版电子书市场兴起,网络文学进军移动端,市场格局大变。当当、京东有电商平台的优势,掌阅有网络文学优势。况且京东又和掌阅合作,掌阅上阅读的电子书,可以在京东上购买纸书。在内容资源的获取方面,汉王书城优势不再。所以汉王电纸书尽管定价很高,也很难盈利。


相比之下,亚马逊通过低、中、高三种不同档次的阅读器,以及Kindle fire平板电脑,为读者提供不同的阅读体验,适合不同的阅读情景,形成了硬件小生态,又和电商平台构成互动,不计较一个产品的短期盈利。


以Kindle fire平板电脑为例,定价仅499元,在美国售价不到50美元,低于很多同等配置的国产平板电脑,而且质量又有保障。以这个价位推出,Kindle fire产品单靠销售就不能盈利。但是互联网时代,获得一个消费者需要40元-50元左右。现在手机和Pad端的购物已经超过了PC。推出平板电脑的意义就在于增加读者、用户的粘性,让用户获得更好的购物体验。从2015年推出以来,Kindle fire确实给亚马逊带来了稳定的客源。



亚马逊的生态系统,还包括其云服务。一部书在Kindle fire、手机平台、kindle平台可以互通。这样也就减少了内存需求。这也就是为什么Kindle储存量较小而且不需要TF卡槽。在生态系统这方面,掌阅、当当、京东都有自己的策略,这三家的阅读App各具特色。比起阅读器,当当甚至更愿意推荐当当读书App。掌阅在网络文学的移动市场占据第一名的地位之后,发力阅读器市场,是为了抢占高端阅读人群市场。


掌阅的定价措施是正确的,和Kindle一样,掌阅iReader推出之后就承诺不降价。汉王E930在2014年刚上市的时候定价高达2980元,现在售价2680元,但实际上售价还在下降。这种一开始上市掠夺性定价,随后慢慢降价的方式,很容易让消费者产生畏惧观望心理。低价位售出设备,慢慢培养用户购买正版书的形式,不是一锤子买卖,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



另外还有个有意思的对比,就是日本市场。Kindle进入日本市场同样在2012年,中国是低端机占过半份额,日本是高端机占过半份额。索尼DPT-S1 阅读器,售价折合人民币价格高达6000多元,屏幕超大,竟达13.3寸。日本的kobo阅读器是6.8寸,但卖不过Kindle。其中的道理,还有软件的体验差异和内容的不同。生态系统不是kobo阅读器的优势。索尼的超大屏阅读器针对的是办公族市场,这些经验在我国很难嫁接。

编辑:果脯网编辑 果品 

     相关阅读:

    知识产权出版社数字出版盈利

    地质出版社的数字出版工作

    中信数字出版如何做到每年收入2000万?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数字出版经验

    青岛出版社是如何做好教育数字出版的?

    青岛出版集团设三个数字出版部门

    社科文献出版社的数字化之路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