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书外

当前位置:首页 >书里书外 >图书出版 >从2000万到4.3亿:记化学工业出版社社长俸培宗

从2000万到4.3亿:记化学工业出版社社长俸培宗

      先来看这么一组数字:

      2005年,化工出版社年出书品种由1992年的226种增加至2530种,年出书码洋由1992年的2000万元提高至4.3亿元,年销售码洋由1992年的近2000万元跃升至3.5亿元。根据北京开卷图书市场研究所最新提供的数据,2005年,化工出版社的化工科技图书市场占有率排在全国科技图书零售市场的第二位,其中化学、化工、材料、环境、安全、能源类图书排名第一,机械、药学类排名第二,生物类第三。一个曾经经营陷入低迷的专业出版社,是如何做到在改革进程中崭露头角的呢?对此提问,俸培宗的回答很简洁:“做人、用人、做事”。

      

                           勇立创新潮头
    上个世纪90年代,正是俸培宗正式调入化工出版社担任副社长之时。1992年,俸培宗刚迈进化工社的门槛,市场化改革的大火就烧到了门前。改革,迫在眉睫;调整,大势所趋。对化工社这样的专业科技出版社,怎么改,如何调,没有成熟经验可资借鉴,缺少专家的指导,俸培宗的出版生涯注定要和出版社改革绑在一起。
    放弃什么和坚守什么,对于一个人,不仅意味着一种立世的态度,也决定了其立世的战略。既然化工社的改革没有经验可以借鉴,那么只能自己创新,俸培宗暗暗下定决心。1993年,时任化工部部长的顾秀莲在化工社的春节大会上感慨万千,她说,“昨天晚上,我收到了化工社的改革方案,初看感觉不错,仔细一看,非常不错,很有新意,也有深度。我激动不已,连夜看完”。她当即在会上对化工社提出的改革给予支持,并决定将化工出版社作为“在京事业单位改革试点”,推向市场。当着化工社的全体职工,顾秀莲部长认真地问俸培宗,“化工社作为改革的试点,你们是要政策还是要补贴?”俸培宗的回答很干脆:“要政策!
    这次会后,化工部正式任命俸培宗担任化工出版社社长兼党委书记。从此,化工社在俸培宗的带领下正式开始了它的改革创新之旅。

    企业的成败,关键在于决策的优劣。在改革之初,为了转变全社职工的观念,俸培宗在总结干部群众经验的基础上,提出“树立六大观念,增强四个意识”,并以此为口号教育职工运用新的观念去指导出版社的各项工作,按照新的思想去深化科技出版改革。尽管当时出版社经费很紧张,但出版社仍果断地派出了由党委副书记魏然、副社长肖望国带领的一支二十多人的学习队伍,前往广东等地的出版社取经,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对口学习分配、用人等机制。

       经过一个星期有针对性的学习,大家的观念开始改变了,他们把那边最新的改革模式带了回来。1992年化工社的出书码洋只有2000万元,经过不断的摸索,到了1996年,化工社的出书码洋达到了8000万元,销售达到了5500万元,各项指标都比改革前有了较大的提高。但俸培宗并没有满足,他根据这几年的改革经验写了《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科技出版工作》一文,明确提出了出版社要面向市场、要实行集团化、股份制等多个观点,因为这些观点在当时太过超前,他先后投了几家媒体均不敢刊登,后来,还是《中国化工报》给予全文刊发,当时在出版业内掀起了不小的波浪。

      创新是企业发展的源泉,而思想创新则是这一源泉的泉眼,如何激励起大家的热情?俸培宗的答案就是市场。1994年,从编辑部室抽调8名具有大学本科、研究生学历的编辑到发行部工作,成为业界第一个以大学本科生、研究生主搞发行的出版社;1994年重奖《机械设计手册》作者10000元,开创出版行业奖励做出重大贡献作者的先河。

    正是在俸培宗这种不断摸索、不断创新精神的感召下,化工社走在了出版业改革创新的前头。
                           走专业化的出版之路
    专业化是指在现代化生产中,使生产门类或生产过程变为专业性的。
    “从战略管理的角度看,专业化发展源于特色经营或产品差别化竞争战略,其战略目标就是利用经营者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优势形成核心竞争力,并通过市场运行使经营者在竞争过程中取得优势,同时也为经营者带来效益”,在与俸培宗谈到出版社的管理理念时,他这么回答。

    出版化工专业图书是化工社建社五十多年来最大的优势,为此俸培宗提出要“立足大化工,面向大科技”,进一步确立化工版科技图书的市场定位。1997年俸培宗和陈逢阳副社长首先进行专业结构的调整,提出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计算机图书、生活类图书和外语类图书别人有所为,我们暂不为。为了出版社的长远发展考虑,这几类书要暂时退出市场。”有的编辑不理解,为了彻底打消编辑的顾虑,在社领导班子成员支持下俸培宗决定彻底清退已预约的计算机图书稿并为此支付了16万元的稿费。“16万稿费我照付,编辑部门的绩效考核也不受影响这笔调整的成本由社里承担对编辑进行补尝,但计算机图书坚决不出。”

      16万就这样打了水漂,俸培宗心里也不是滋味。他说:“这不是小钱,谁不心疼,但为了大局着想,我认为值得。”在有所为当中,俸培宗瞄准了几个有潜力的科技出版领域,抢先大力开拓环保图书和生物医药图书出版的新领域。出版《生物芯片》时,该书作者担心没有读者看,出版社就不断为作者鼓气。2000年,《生物芯片》出版了,先后重印4次,售出一万多册。作者高兴了,后又写了两本,并对责任编辑说:“稿费我不在乎,就是给一分钱我都同意,我相信你们出版社。”

    经过几年的调整,现在化工社已经形成材料、精细化工、工业装备、环保、现代生物医药和相关教材等六大专业板块。俸培宗说:“这些才是化工社的优势专业领域,是几十年积累起来的财产,我们要扬弃而不是通通抛弃。”
    俸培宗对自己的要求很严,他常说领导要善于抓关键,要有前瞻性,因为出版社是风险比较大的行业,一本书没把好关就可能会毁掉一个编辑、一个总编、一个社长乃至整个出版社。在他的指导下,出版社紧跟国家“863”、“973”科技发展计划。每本图书在正式约稿前,编辑们都愿意和他谈谈,让他把把关。每次,他都仔细地同总编辑蔡剑秋、肖振华、陈逢阳、潘正安等与编辑分析市场销售的前景和读者预期的反映,只要是对社会有益的图书他都叫编辑放手去做,如果亏了算出版社的。在他的严格把关下,一系列有影响的图书纷纷面世。仅去年一年,化工社就举行了全国性的首发式七次,如“《化学进展丛书》首发式”、“《21世纪可持续能源丛书》首发式”等,社会反响良好。
    随着六大专业板块的出版规模不断扩大,化工社在六个细分市场的竞争力也不断增强,俸培宗主持下的改革不仅给化工社的发展指了一条明路,也同样给其他中小型专业社提供了发展参照。
                                人才是兴社的关键
    人有精神,则奋发向上。企业有精神,则发展的推动力源源不息。俸培宗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企业发展的推力来自领导层的创新原动力,也来自员工对企业的认同和为获得自身价值的体现而迸发的原动力,两者在外部条件的作用下,推动企业不断向前发展。
    毛主席曾提出“出主意、用干部”的6字用人方针,俸培宗根据多年的管理经验,又将其扩展为“出主意、用干部、抓落实”。俸培宗深知:如何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是化工社兴旺的关键,要将合适的人放在适合的位置上。他从过去的管人到给人创造条件到现在给人发挥条件,做到了以人为本,全员参与,开拓创新,追求卓越的新局面。
    1993年,化工社在化工部领导支持下开始推行绩效管理,如今,绩效管理与绩效考核日益被员工所认可。他还提出了全员营销的市场化运作理念,把图书的发行工作与编辑的考核联系在一起,不管是谁,一旦看到哪里举办书展,就会马上回来和负责发行的人联系,由此,出版社的效益节节提高。

    俸培宗还摒弃论资排辈的做法,把有知识想干事的年轻人早日派上关键岗位,并下放适当的权力,提高他们的责任心,实行目标效益管理。他推行人员进行双向选择、自由组合为团队,“换最适合自己的岗位”,一直工作愉快,而非行政指派“拉郎配”。在用干部上,坚持“疑人也用”、“能下能上”、“位置要摆正”。

    在化工社,工作5年以上的职工很少有没出过国的,俸培宗认为,只有多学习国外最新的编辑出版理念,化工社才不会落于别人的后面。在人才的培养上,化工社先后七次举办“编辑出版培训班”,还选送10名编辑到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学习,另有33名社级、中层干部和部分骨干员工在职攻读了研究生课程。现社领导班子成员中副书记兼副社长魏然、副社长兼副书记张婉如、副社长周伟斌、副社长兼总会计师刘海星、总编潘正安都读完了MBA。
                                 学习型的思想者
    作为化工社的管理者,俸培宗无疑是成功的,而成功的根本则源于他的认真学习和刻苦思索。在他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顶天立地的两排书架,里面摆满了该社出版的各种图书,以及他自己常看的书。爱学习,是俸培宗给人留下的最深印象。很多出版社的职工都记得俸培宗在到出版社的第一次大会上说的话:“我来化工出版社首要的是学习,学习,学习!”。他虚心向龚镇社长、杨荫棠书记、蔡剑秋副社长、郭沫余副社长、郭长生总编辑学习,学习出版,学当社长。十多年里,他除了学习政治理论,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之外,还学习了《工商管理经典译丛》、《出版大崩溃》、《蓝海战略》、《战略管理》、《国际出版原则与实践》、《我是编辑高手》、《编辑人的世界》等等。现在摆在他桌面上的是“现代营销学”之父菲利普.科特勒的《水平营销》。
     学习,一直贯穿了俸培宗工作的始终。

     作为领导,他深知人格魅力的重要,他处处以身作则。他当了十多年的社长,他和领导班子成员也骑了十多年的自行车。社长的级别可以车接车送,但他认为骑自行车能锻炼身体,能与员工打成一片。“你知道吗,如果下雨、下雪,你也骑自行车上班,到了单位锁上自行车,捂着脑袋跑到办公室,和员工一样脱下雨衣,抖抖头发,再评论一下天气,那员工的感受会是什么样,绝对跟看着你坐小轿车再衣冠楚楚地走进办公室的感觉不一样。”

   注: 在2015年,化工社达到了16亿.

   编辑:果脯网编辑 果品

  相关阅读:

科学奖项:侯德榜化工科学技术奖
俸培宗和他的化工社发展之路
从2000万到4.3亿:记化学工业出版社社长俸培宗
香喷喷的化工桶烤红薯有毒?专家称不可信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