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书外

当前位置:首页 >书里书外 >数字出版 >谈谈欧美金色开放获取和OA期刊的发展

谈谈欧美金色开放获取和OA期刊的发展

开放获取(Open Access)在欧美一直有“金色”和“绿色”两大路径。简单讲,“金色”OA指由出版商主导的、通过各类OA期刊来实现学术内容免费开放的路径。自然、施普林格、威利、爱思唯尔和泰勒·弗兰西斯等传统学术出版巨头是“金色”OA的主导力量之一。它们在OA领域早有布局,也都形成了一定规模。施普林格是目前OA出版收入排行第一的实体,到2014年为止,施普林格通过旗下的两大OA平台BioMed Central 和Springer Open总共发表了20万篇OA论文[2]。施普林格最近宣布,对其出版的OA内容采用知识共享(CC-BY-NC)授权模式,这比传统版权更符合数字出版和开放科学的大环境。

对出版巨头而言,OA收入所占比重仅在10%左右,其商业体系仍然依赖付费订阅。顶级学术期刊对OA态度多比较谨慎,一般采用混合(Hybrid)模式试水:一方面保持付费内容占据主导地位,另一方面允许少部分文章通过作者付费实现开放获取。2014年底自然出版集团启动的一项OA试验颇具突破性——读者可以使用readcube软件免费在线阅读包括《自然遗传》《自然医学》等在内的48种期刊的论文全文,但不能下载、复制和打印。自然集团希望通过这种有限开放获取,一方面保持对机构订阅市场的吸引力,另一方面最大限度扩大论文的读者及引用率。对大牌期刊来说,由于较高的质量和声誉,其订阅市场和稿源一直非常稳定;但长远来说,由于OA的引用优势,封闭内容对学术期刊而言等同自杀——这会减少引用、降低期刊影响因子,最终损害期刊的声誉和订阅市场。这是《自然》尝试有限OA的原因所在,估计其他几家顶尖学术出版商也会效法。

在线平台和新型期刊是学术出版巨头的主要OA试验田。《自然》在2014年将旗下的在线期刊平台NatureCommunications转换为完全OA,停用付费内容模式;Palgrave在年初上线了类似的Palgrave Communications 平台,同样靠收取作者出版费运营。2014年,新OA期刊创刊的消息不绝于耳,这些依靠知名品牌创办的新期刊多面向新兴研究领域和交叉学科,成为不折不扣的新市场开拓者和新模式试验者。此外,对原有付费期刊进行开放转型也是策略之一。2014年爱思唯尔有7种知名刊物宣布转型为OA,De Gruyter Open转换了8种付费期刊,并在OA后扩大出版规模,打造大型OA在线期刊(mega journals)。随着OA期刊数量的增长,出版巨头正在依托传统品牌优势构建OA期刊群。目前以期刊群形式上线的SageOpen、Routledge Open等充分发挥了出版巨头的规模优势,OA内容与付费内容共存于一个数据平台,读者不但可以阅读高质量的OA论文,同时可以使用各种信息服务,这为读者带来便利,也为出版商平台带来流量、用户和商业机遇。

PLoS和PeerJ为代表的在线OA出版商是另外一大势力。这些数字在线平台在OA领域一直风光无限——引领创新潮流,尽享新市场带来的商业利益。相比传统出版巨头,这些在线OA平台在产业进化中扮演着颠覆性创新者的角色。从PloS ONE的轻触同行评议(LightTouch Peer Review)到Peer J的99美元终身OA出版套餐,都为学术出版产业引入了新思路,开拓了新市场,也解决了一些结构性问题。但是近几年,这些OA数字先行者开始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随着传统出版巨头入局,以及大量新OA期刊兴起,PLoS的竞争优势在减弱。2013年PLoS影响因子下滑;2014年上半年, PLoS刊文数量首次出现了20%的大幅下降,按照其单篇出版费计算,PLoS收入减少了近100万美元[3]。这些产业信号预示着 OA出版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欧美学术出版产业的行业集中度很高,但仍有大量的中小规模出版机构活跃在各学科领域,尤其是学术协会(Learned Society)期刊。汹涌而来的OA浪潮,日益成为出版巨头、顶级大学和科研基金的博弈游戏,将中小学术出版商置于尴尬困境。2014年发表在Scholarly Kitchen的一篇博客文章,道出了学术协会期刊的潜在危机。多数欧美学术协会在经济上依靠期刊订阅收入和会员费,尤其以期刊订阅收入为主要来源。OA理念无疑是学界共识,但OA实现路径应该多元,不能一刀切(即西方所言的onesize fits all)。目前强制性OA政策把这些依赖订阅收入的中小期刊置于两难窘境:要么收取高昂OA出版费,要么难以为继。

近几年大量涌现的OA新期刊正成为另一大势力,尤其是由学者和学术机构兴办的新刊物。在欧美,学术期刊出版手续极为简单,开源软件的技术支持也比较完善,OA浪潮激发了很多学者的办刊热情,这些因素使在线OA新期刊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增长。开放获取期刊数据库DOAJ已总共收录了超过1万种OA期刊——这仅仅是经过质量审核筛选的期刊数;仅2014年3月至8月期间,DOAJ就新增187种OA期刊,另有140个申请因材料不足等原因遭拒[4]——OA期刊的增长速度可见一斑。

这些“草根”OA新期刊为过度商业化、体制僵化的学术出版业注入了创新元素和活力。正如一位学者在博客中写道:“我们相信,一个学者设计、图书馆支持、坚持原则并可持续发展的OA出版模式能够建立起来[5]。”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国家的学术评估机构,对高水平OA新期刊持以积极支持态度。澳大利亚2015年研究绩效评估(ERA)的期刊数据库中,增添了很多OA新期刊,大部分甚至还没有影响因子或引证数据。这无疑有助于新学术出版模式的健康成长。大量中小OA期刊的出现,也使数字内容整合成为产业创新点。创业企业Paperity适时推出了跨学科的OA期刊论文整合服务,提供一站式的、实时更新的OA文献搜索接入平台。这类平台可能会成为OA时代的内容入口。

    总体来看,“金色”OA的商业模式仍依赖作者支付OA出版费(ArticleProcess Charges,APC)。虽然学术机构出版的OA期刊在努力降低出版费,但商业出版商正在把OA变为新的摇钱树。目前高价OA期刊每篇文章平均收费超过5 000美元[6]。《自然》主编Campbell称,如果《自然》《科学》和《细胞》这样的顶级期刊开始收取OA出版费,那么每篇至少要1万美元[7]。英国是为数不多的、选择“金色”路径实现OA转型的国家。一项基于23家英国学术机构的调查显示,截至2014年3月,这些机构总共为5 142篇论文支付了超过8 600万英镑的OA出版费,平均每篇1 673英镑[8];著名科研基金Wellcome Trust在2012-2013年度为2 126篇文章支付了390万英镑的OA费用,平均每篇1 821英镑[9]。这给很多研究型大学和科研机构造成了预算难题:一方面期刊订阅费用没有显著减少;另一方面,学者的OA出版费支出日渐增加。有人戏言,OA之前,有人穷得读不起好文章;实行“金色”OA后,有人穷得发不起文章。

    OA期刊出版的另一个问题,是质量下滑及低质期刊泛滥。为了与传统期刊竞争,OA新期刊往往承诺更快的出版速度和更宽松的同行评议。比如,欧洲呼吸研究协会与斯坦福大学HighWire出版社今年新推出了OA期刊,其编辑思路强调:“在编辑把关和同行评议中,本刊只注重研究方法、数据采集和整体逻辑的严谨合理,不会对文章学术价值和影响力作主观判断,并以此拒搞—— 这些应该留待读者去决定”;该刊还承诺在接受稿件后3星期内出版。这些举措虽有革新之意,却不禁让人对质量担忧。2014年先后有多起OA质量丑闻被曝光。比如,哈佛大学的科学记者John Bohannon将一篇伪劣论文投稿于OA期刊,有157家接受出版。《自然》集团对一些经过同行评议的学术会议论文集进行质量抽查,发现122篇造假论文被堂而皇之地出版。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存在质量问题的OA出版物很多甚至来自于学术出版巨头。2014年开放获取出版协会(OASPA) 因此重新审核Sage和Springer的会员资格。当然,正如Richard Stone所言,这种“钓鱼”试验,放在传统期刊恐怕会得到类似的结果。随着论文出版量迅猛增长,学术出版资源——尤其是专家审稿人的数量——难以维系高水平同行评议。这是目前整个学术出版体系面临的问题。(任翔/文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博文节选自《科技与出版》的文章《学术出版的开放变局:2014年欧美开放获取发展评述》)


编辑:果脯网编辑 果品

   相关阅读:

  • 什么是知识服务?
  •    做数字出版,你有人才吗?

    2014数字出版年度热词
    恰逢岁尾,又是年度总结时。2014年是我国数字出版的飞速发展之年,也是转型升级深化、融合发展推动之年。
    传统出版机构数字出版收入大盘点
    数字出版销售近年来急速增长,成为出版业亮点。大陆出版图书品种总印数年均增长不到3%,而数字出版近年来年均增长幅度达到30%以上。但在出版社内部,数字出版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不足5%。盘子小,增长快,是出版机构数字出版面临的现状。
    民营教辅出版商的数字出版探索
    以二维码、APP等工具提供增值服务的尝试主要面向广大读者群,而在民营教辅商开发的众多数字出版产品中,还有面向学校、教师用户的汇聚优质数字内容和教学服务的教育资源平台产品。对此,春雨集团董事长严军表示,这是他们构建数字出版盈利模式的两种路径。”我们既开发教育资源平台产品,并逐渐扩展到教育信息化领域,还挖掘每年3000万图书读者群和新增巨量网上注册用户的增值服务需求,进而获得付费下载、在线教育服务等领域的收益。”
    数字出版是一把手工程吗?
    B君。为报文化专项资金项目,鏖战十天十夜赶项目书,眼睛都快熬瞎了,后成功申请XX万资助。很快,项目资金被社里拿走统一调用管理,自己既没有项目奖金,也又没有绩效,更无颜面对一起熬瞎了眼的小兄弟们……
    大众数字出版需要颠覆性思维
    当有一天大众出版具备了用户、大数据、跨界、产业融合这四大思维,就可以进入盈利阶段了。下面我主要谈谈我对用户、跨界和产业融合三个思维的看法。
    青岛出版集团设三个数字出版部门
    集团进一步将数字出版领域细分,设置了数字出版动漫中心、网络出版发行公司和移动新媒体出版中心3个部门,分别负责不同方向的业务,可以说是放水养鱼,没有用传统出版的思维、考核来影响他们,目的就是培育他们清晰的互联网思维,并基于此来研发项目,内生创新或外延发展,像前面提到的爱考拉、云课堂、微书城,除此之外,数字教育的新题库、微课,基于版权资源的人文艺术影响数据库,以及基于出版内容的APP、O2O图书销售、微电影、网络阅读等,2015年将会形成很好的数字产品矩阵。
    数字出版产业升级蜕变有待时日
    《2012-2013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发布,《报告》数据显示,2012年国内数字出版产业整体收入规模为1935.49亿元,比2011年整体收入增长了40.47%,实现两年增值千亿元,即将迈入2000亿元大关
    数字出版为什么还如此初级?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