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书外

当前位置:首页 >书里书外 >图书出版 >大数据引爆“社电合作”模式?

大数据引爆“社电合作”模式?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不久前发布的《大数据发展白皮书(2015版)》提到,2014年中国大数据市场规模达到767亿元,同比增长27.83%;预计到2020年,中国大数据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8228.81亿元,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大数据产业市场之一。大数据的概念日益火热,其价值不断显现,有关大数据的应用正在重塑很多行业的商业模式,出版业自然无法置身事外。

  顶层设计推动平台搭建

  2014年3月,“大数据”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随后国务院常务会议一年内6次提及大数据运用。2015年7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运用大数据加强对市场主体服务和监管的若干意见》。不久前,《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出台,提出将全面推进我国大数据发展和应用,加快建设数据强国,2017年底前形成跨部门数据资源共享共用格局;2018年底前建成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此举标志着党中央、国务院对于大数据发展和应用的顶层设计正式出炉,大数据建设正式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

  大数据成国家战略,相关顶层设计出台,各省市也纷纷针对大数据进行布局。与此同时,出版行业信息化统一标准的出台与推行,更是为大数据时代出版更好地前行打下基础。

  随着顶层设计的出台,有关出版行业的大数据布局也在逐渐落实,相关项目开始推行。10月15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与贵州省政府签署 “中国文化(出版广电)大数据产业项目”开发协议,双方将共同推动出版广电大数据产业系列项目开发,以此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该项目将以“中国文化(出版广电)大数据中心”建设为基础,合作开发“国家数字音像传播服务平台”、 “广电融合网在线教育平台”等创新型项目。近日,安徽省政府出台《关于促进云计算创新发展培育信息产业新业态的实施意见》,安徽省财政将从2016年起设立专项资金,采用投资补助、贷款贴息、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大数据方面项目发展。预计到2020年,通过云计算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达5000亿元。

  为了搭建行业大数据信息平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积极推动CNONIX标准的推广和中国出版物在线信息交换平台的搭建。众所周知,大数据的基本要求就是管理信息整合和共享,行业大数据信息平台的建设可以消除消减信息孤岛现象,从而提高供应链协同效率,提升服务能力。

  依托数据谋划出版转型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直接要求出版社转变自身角色。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表示,大数据时代,出版业要进一步发挥出版功能,加快业态转型,加快战略谋划和布局,推动信息服务成为支撑未来科研、教育、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明亮亦认为,大数据时代,出版社将从出版图书变为出版数据,众多出版企业借大数据进行转型,由内容提供商转向服务提供商。

  一些出版集团正将大数据作为“十三五”规划的发展内容。据中国出版集团科技与数字出版部主任助理周辉透露,中版集团在“十三五”规划时会有相当部分关于大数据的考虑与项目设计,目前正在编制相关内容。

  依托大数据转型的案例越来越多。知识产权出版社全面布局专利大数据领域,通过整合该社丰富的数据资源、多平台产品和全产业链知识服务,构建多平台耦合的全产业链知识服务体系。截至2015年5月底,知识产权社通过采集、购买和交换等多种方式收集和管理的专利和非专利数据资源共计126种,原始数据总容量达178T,数据数量超过2.5亿条。据该社来出书图书平台营销部业务经理阎妮透露,目前他们正在筹划大数据项目,希望借此提供知识产权服务。此前,知识产权社正招兵买马,扩充大数据人才队伍。

  大数据把出版营销推向一个新深度,传统的图书营销模式已不足以应对市场,精准营销是实现出版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

  青岛出版集团海洋图书编辑部主任张性阳认为,一般来说,图书在做选题前就基本锁定了目标读者群,如果营销推广能做到精准投放,自然最好。数字挖掘的技术平台结合精准营销的业务平台,可以在图书营销中准确定位市场,满足读者个性化需求,还可以借助大数据的预测功能来判断选题的受欢迎程度,从而降低经营成本。为了借助大数据实现精准营销,湖南科技出版社特别设立分类营销经理、责任营销经理等职务。湖南科技社社长黄一九表示,之所以如此设置是出于出版社对数据的需求。据介绍,分类经理要参与相应门类编辑部门的专业内公共资源、政府资源、渠道信息以及同类产品信息的收集整理分析,从而为选题工作提供决策支持。

  而大数据带来的精准营销对于书店的影响更明显,各省新华书店普遍借大数据进行精准营销。与出版企业相比,书店的用户数据更为丰富,浙江省新华书店工作人员方扬帆告诉记者,近年来,浙江全省新华都在利用这些大数据进行精准营销,通过对数据的分析,确立读者信息,使书店的服务和营销做到精细化和个性化。

  尽管一些书企已经踏出了大数据建设的步伐,但是记者发现,还是有不少出版企业虽然对大数据很感兴趣,但是鲜有举动,颇有“十动然拒”的味道。对此,张性阳坦承,“大数据这一块投入较大,出版利润又薄,做不起”。

  数据优势引导“社电”合作

  除却政策性以及方向性的规划和实践,大数据概念成为出版企业重要的选题,而借助大数据挖掘选题也成为出版业发展的重要方向。京东、当当之类的电商借其用户数据优势来开发选题,缺乏这类优势的传统出版企业则选择与具有大数据优势的互联网企业合作。

  自2013年大数据概念提出后,出版人紧跟时代潮流,纷纷推出相关图书。记者在“当当图书”上以“大数据”为关键词简单搜索,便搜到几百种与之相关的图书,如浙江人民出版社的《大数据时代》与《决战大数据》、江苏文艺出版社的《大数据在中国》、人民邮电出版社的《驾驭大数据》等等。

  随着大数据一词耳熟能详,出版社依据自身特点不断调整选题开发方向,力图将自身的优势与之结合。2015年年初,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大夏书系”推出《与大数据同行:学习和教育的未来》,以浅显易懂的语言讲述大数据将如何改变教育,无论在线教育机构还是传统学校都可在其中看到利于自身发展的别样途径。近期随着国家有关大数据顶层设计的制定,为配合在党政领导干部中深入普及国家大数据战略知识,人民出版社出版《大数据领导干部读本》,紧扣“运用大数据提升领导干部的治理能力”这一主线,以国家大数据顶层设计和战略部署为背景,以丰富的实践案例呈现大数据在政府治理、经济治理、社会治理等方面引发的巨大变革,对推进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有诸多启示。

  对于掌握大量用户数据的电商来说,借助大数据开发选题易如反掌。2014年初,京东借助自身1700万用户的销售大数据,选择了一批用户需求大、呼声高的选题,推出“京东出版”系列图书。当当也不例外,借助自身的大数据策划发行“郑渊洁家庭教材”系列丛书。

  对于并不具备这些优势的传统出版企业来说,与互联网企业合作便成了其选择。不久前,山东科技出版社与“百度知道”合作,开发推出《百度知道·孕育热点问答》系列图书。据该社社长赵猛介绍,该系列图书由“百度知道”提供图书策划中所需的热点问题,出版社组织国内外权威专家释疑解惑,提供实用、科学的回答,赵猛将这称作“互联网+”反向思维,借用大数据做传统出版。

  大数据无疑是一座富矿,出版业自当全力开掘,或依靠自己,或借助外力,一切才刚刚开始……


果脯网编辑:果冻

相关阅读:

《大数据领导干部读本》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
大数据与出版业
大数据,将重构出版业
发现大数据业务 学习大数据思维
出版业离“大数据”还有多远?
大数据将如何改变出版传媒业
百度搜索:大数据下的尴尬还是无节操的运营?
惊人:科学家发现最小的黑洞做了大黑洞做的事
图书线上销售数据的信任危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