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书外

当前位置:首页 >书里书外 >图书出版 >救助:青竹标和喜马拉雅野犬的故事

救助:青竹标和喜马拉雅野犬的故事

      近来来,动物文学十分受欢迎,沈石溪的一组以动物为主人公的小说,成为销售书。这符合当前现代化城市中长大的读者,对野生物的好奇和喜爱。

    作者沈石溪通过写动物而来描述社会万象,在此系列的书籍中将自己对社会的认识用动物之间的故事表述出来。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籍贯:慈溪。生于上海亭子间,从小体弱多病,与各种体育奖杯无缘。会捉鱼、会盖房、会犁田、会栽秧。当过水电站民工、山村男教师。在云南边疆生活了18年,写的动物文学作品文字细腻,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

      下面我们就摘登一段文字。

       我们哀牢山野生动物救护站隶属于国家自然基金会,管理十分严格,工作条例规定得非常清楚,收留需要救助的野生动物,必须先由业务处写出书面报告,然后由我在报告上签字同意,才算有效,才能获得饲料、笼舍、医疗、科研等项目经费。假如将一只《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名录》外的动物列为救助对象,无疑是一种失误,要作为事故来处理的。颇让我自豪的是,我在哀牢山野生动物救护站当了近十年站长,还从没发生过将《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名录》外的动物当作救助对象这样的失误和事故。

       治疗一只翠青蛇

  这要感谢业务处处长裴国梁,这是一位文革前北大生物系毕业的老大学生,在哀牢山林业局工作了三十多年,退休后被我招聘到野生动物救护站来工作,我们都尊称他为裴工。裴工对工作极其负责,作风严谨,一丝不苟。有一次,一位村民到箐沟去捉老鳖,看到一只红面獠正在攻击一条身体鲜红脑袋碧绿的蛇,村民扔了一块土坷垃赶走了红面蒙,救下了这条被严重咬伤的红身绿头蛇。哀牢山自然保护区有一种名叫“红绿毒”的蛇,属于蛇类中的珍品,分布范围狭窄,生活在哀牢山脉海拔四百米以下的亚热带丛林,数量十分稀少。“红绿毒”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身体鲜红蛇头翠绿,于是这位村民就将这条被红面蒙咬得奄奄一息的蛇装在一个小箩筐里送到我们野生动物救护站来了。我一看到这条蛇,欣喜若狂。我在哀牢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工作了十多年,只是听说过“红绿毒”的名字,还从未有幸见过这种蛇,许多专家曾断言“红绿蛇”已经灭绝,现在绝迹多年的“红绿毒”突然出现了,当然令人兴奋。我赶紧叫来医生,准备对这条罕见而金贵的蛇实施救援。就在这时,裴工来了,我以为他会像我一样欣喜若狂,可他对这条躺在玻璃保暖箱里的蛇瞥了一眼,皱着眉头说了一句:“这不是‘红绿毒’,哦,是一条青竹标。”

  青竹标也叫翠青蛇,是一种最常见的无毒蛇,随便去竹林里逛一圈就能捉回一条来。假如真是青竹标的话,毫无价值,也不在我们的救助范围内。

  “你看清楚了,它脑袋翠绿,身体鲜红,典型的‘红绿毒’啊!怎么可能是青竹标呢?”我疑惑不解地问道。

  “哦,做个小小的实验你就明白了。”裴工说着,拿一把手术用的小刀片,手伸进玻璃保暖箱去,用手术刀在这条蛇的背脊上轻轻刮擦,随着他的动作,本来鲜红的蛇皮就像油漆一样一点点剥落,露出碧绿的底色……

  这是一条青竹标,确凿无疑。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得目瞪口呆,惊出一身汗来,要是没有裴工来把关,我糊里糊涂将一条普通青竹标当作名贵“红绿毒”收养保护,一定会被当作笑料,我的名誉会受到严重损害。

  “哦,道理很简单,‘红绿毒’是毒蛇,毒性极强,我见过,脑袋是三角形的,而这条蛇的脑袋是菱形的,应该是无毒蛇。为什么它身体是鲜红的呢?蛇每年要蜕一次皮,蛇蜕皮时身体虚弱,容易遭到攻击,所以会找一个温暖而又隐秘的地方蜕皮。这儿附近有眼野温泉,蛇最喜欢到温泉旁的泥洞里蜕皮,野温泉那儿的土壤颜色鲜红,黏性很强,附近百姓过去染布,要染红布的话,会就地取材挖一坨红泥巴当颜料,染出来的红布色彩鲜艳,还不会褪色。这条青竹标肯定是钻进野温泉旁的泥洞去蜕皮,在艰难的蜕皮过程中身体被染红了。”裴工解释道。

  青竹标不属于我们的救治对象,我们在它身上涂了些伤药,便将它放归野竹林了。

      救助一只喜马拉雅野犬

  这以后,我就更信任裴工了,他成了我工作上的得力臂膀,凡经他鉴定过的救护对象,我毫不犹豫就会在报告上签字。

  然而站在这只浑身裹满药棉和纱布的狗面前,面对这份救治报告,我却迟迟不敢签名。越看这条受了重伤的狗,我心里就越疑窦丛生。不错,它的唇吻较一般的狗短一些;不错,它的体毛棕红,较一般狗的体毛要艳丽些;不错,它的尾巴较一般狗的尾巴粗短些;不错,它的体型较一般狗要壮实些。这四个特征,确实有点像喜马拉雅野犬。但仅凭这四个特征,就断定它是喜马拉雅野犬,这是不是也太离谱了啊。

  喜马拉雅野犬,又叫雪地野犬,是一种著名的高山野犬,分布在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数量十分稀少,据专家估测,喜马拉雅野犬种群不足20群,数量不足200只。相传藏獒就是喜马拉雅野犬的变种。DNA遗传密码检测表明,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许多家犬都有喜马拉雅野犬的血统,可以这么说,喜马拉雅野犬是很多生活在高山雪域家犬的遗传源和基因库。正因如此,喜马拉雅野犬有极高的科研价值,被列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名录》,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由于喜马拉雅野犬数量稀少,且在高山雪域活动,所以很难见得到。云南大学生物系与云南电视台合作,曾经派出一支十七人科考队伍,带着全套摄像器材和登山运动装备,还雇请了好几名当地有经验的猎人做向导,浩浩荡荡、轰轰烈烈来到哀牢山,指望能拍到一部反映喜马拉雅野犬生活的记录片,在高山雪域奔波忙碌了整整半年,耗费百万元巨资,结果除了拍到几泡狗粪和几撮狗毛,摄像镜头里连一只活的喜马拉雅野犬都没捕捉到。

  喜马拉雅野犬的金贵、神秘和难以寻觅,可见一斑。

  如果面前这只身上裹满纱布的狗果真是条喜马拉雅野犬,我会欣喜若狂,我会重金聘请最好的兽医来替它疗伤,我会同意用最好的笼舍和最好的食物来喂养它,就是让我把它当亲爹来伺候我也愿意。问题是,假如它不是喜马拉雅野犬,而是一只普通野犬,或者是一只仅仅有着几十分之一喜马拉雅野犬血统的混血犬,那我就惨了啊,鱼目混珠,以假乱真,会被当作笑话流传开来,说不定还会被追究渎职罪呢!

  同为犬类,身价却有天壤之别。

  我再次靠近这只裹满纱布的狗,从头至尾仔仔细细察看,希望能找到确凿证据,能证明它就是一只珍贵的喜马拉雅野犬。哦,它唇吻问胡须呈水红色,这是喜马拉雅野犬的一个特征;哦,它的脊梁微微向上隆起,资料上说,纯种喜马拉雅野犬的脊梁都是向上隆起的;哦,它整条狗尾像遭了鬼剃头一样,狗毛都脱落了,但尾尖那撮毛却完好无损,蓬松如盛开的菊花,这一点也基本与喜马拉雅野犬的生理构造很相似……我正努力地一点一点搜集着眼前这只裹满纱布的狗确实是喜马拉雅野犬的证据,突然,我愣住了,浑身发冷,就像有人兜头泼了我一盆冰水似的,从头凉到脚,我看见,眼前这只狗的尾巴,竟然朝我友好地摇了起来!我比看见一棵树突然会走路还要惊讶。狗会摇尾巴,喜马拉雅野犬属于狗类,当然也会摇尾巴。狗摇尾巴,是一种示好行为,表达内心的喜悦、感激和友爱。但是,只有人类豢养的家犬才会向人摇尾巴。从没听说过一只纯种的喜马拉雅野犬会朝两足行走的人摇尾巴。事实上,喜马拉雅野犬极具野性,异常凶猛,敢只身与山豹搏杀,从不畏惧任何猛兽,也从不向人类摇尾乞怜。哀牢山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个山民捡到一只还在吃奶的喜马拉雅幼犬,抱回家饲养,四个多月后,幼犬长大,与当地土狗不同的是,它从不向主人摇尾巴,更不会扑到主人怀里撒娇。它的尾巴仿佛是一根僵硬的棍,或者平举,或者直竖,显示出其内心的独立、自由和野性。除每天给它投食的主人外,任何人只要一靠近它,它就会龇牙咧嘴咆哮。在哀牢山区,喜马拉雅野犬还有一个别名:不会摇尾巴的野狗。

  眼前这只裹满纱布的狗,朝我摇起了尾巴,这等于使用了排除法,排除了它是喜马拉雅野犬的可能。

  我又试探着伸出手去抚摸它的耳朵,它柔顺地把头仄偏过来,以方便我抚摸。我与它四目相对,它狗眼里温情脉脉,似乎还闪动着一层朦胧的泪光,透出无限的感恩之心。

  喜马拉雅野犬的眼睛,比狼的眼睛更冷酷更坚硬更野性。

  这又是一个有力的佐证,证明它绝非珍贵的喜马拉雅野犬。

  这份报告是裴工递交我的,眼前这只裹满纱布的狗,有这么多疑点,有这么多破绽,我这样一个“半瓶水”的动物学家都能毫不费力地一眼就看穿,又怎么可能瞒得住裴工一双火眼金睛呢?

  我决定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

      来自:沈石溪著,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喜马拉雅野犬》。

       

     编辑:果脯网编辑 果品

     相关阅读

狗的眼中,人类都是慢动作
英国科学家发现:养狗的人年轻10岁
网民谴责内蒙将流浪狗集体活埋
科学家发明狗语翻译器 可解读“汪星人”语言
流浪狗追随驴友跑7000公里 伙伴变“家人”(图)
夏天给狗剃毛,它会感到凉快么?
狗狗成医生 检测出主人患癌助助其早就诊(图)
狗也会“吃醋”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