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身边科技 >网络通信 >数字出版要打好基础,做好平台

数字出版要打好基础,做好平台

■张金(科学普及出版社副总编辑)

    

  科学普及出版社拥有一支强大的数字出版相关的编辑、技术、市场、销售、管理队伍,有7个编辑部门,拥有60余人的编辑策划团队,学科专业人才齐全,在科技出版和科普出版等方面具有较为突出的社会影响和品牌效应;拥有稳定的高水平作者队伍和高水平的项目合作伙伴。在技术、销售和管理方面,还具有1个信息中心、1个网络科普中心(网络出版部)、1个发行部,能配合完成数字产品策划、内容编辑、技术支持、网络运营维护、市场销售等工作。

      在平台建设方面,科普出版社依靠财政部文资办财政资金,在2013年开发上线了科普资讯传播和科普图书销售网站——果脯网,在2014年开发上线了“癌症患者之友”数字出版互动服务网站——爱友久久网。网站均包括网友互动论坛和社交群组,以便为出版社其他产品的发布,用户的培养打下基础,不受制于技术集成商、平台运营商。打造出版社的数字内容平台是要有条件的,做为中国科协下属的、唯一的中央级科普出版社,整合全社会的科普内容资源,打造科普服务平台,使之辐射到各地科协系统和公众,是其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数字产品开发方面,2011-2012年,与磐石公司合作在苹果APP STORE上线了“学科发展报告”英文版APP进行销售。2012-2013年,开发了少儿科普MPR图书、三维立体书、二维码视频结合的图书产品,为纸质图书提供增值服务。2013年-2014年研发了“数字出版物管理系统”,在此基础上开发的“学科发展报告数据库”已经在40所大学高校图书馆进行试销售工作。此外,还与当当、京东、亚马逊、掌阅、地方新华发行集团网站、中移动和联通手机阅读基地(杭州、长沙)等数字平台商合作,委托对方销售出版社的原版原式电子书。

     另外,其他数字科普多媒体产品及衍生品,如富媒体电子书、听书、微视频、APP、网游、手游、其他专题数据库(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天文学、少数民族科技史、神经外科学),包括存量资源(已出版的图书内容)和增量资源(专门编创的数字阅读内容),也都在开发之中。

    下一步,科普社还将开发小学科学课数字资源库、在线教育平台、青少年科普读物数据库、投送平台等。 对于出版社的存量图书内容资源,要进行结构化、富媒体化、碎片化、元数据标引、数据关联、数据挖掘,以后还要为增量图书的编辑加工生产上线协同编辑系统,以便实现一次加工、多媒体多终端发布(包括印刷电子文件、智能手机版产品、平板电脑版产品等),为实现个性化、定制化服务,包括POD按需出版,为知识服务做准备、实现传统出版与新媒体的融合发展。

      在组织架构上,少儿科普编辑室、技术科学编辑室、信息中心、网络科普中心、发行部等人员,在总编辑的直接领导下,参与了数字产品的策划、开发、宣传推广与销售工作。

  目前,《学科发展报告数据库》这一数据库产品目前已有一定的用户,实现了收入,但因上线测试工作刚完成不久,收入还有限,目前尚未盈利。

    出版社许多有志之士认为,数字出版要有发展战略,要打好基础,以我为主,做好平台,建立好渠道,维护好客户,争取在以后盈利,广告、销售或增值服务,不能急功近利追求短期盈利。平台、渠道和用户有了,不愁盈利。如果杀鸡取卵,会毁了数字出版的探索。互联网思维,是用户思维,为用户创造价值,以后才会实现利润。数字出版的核心是服务,不是卖产品。直接靠卖数字产品先盈利,是纸书产品销售思维,不考虑用户体验,不发展用户数量,不是互联网思维,不符合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出版的规律,从长期来看,是不会成功的。有足够的用户访问流量,为其提供其他增值服务,通过第三方如广告商收入盈利,通过用户阅读行为大数据,将提供给第三方电商获取佣金,或引入其他产品消费获利分成,也是盈利模式。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还需要资本层面的PE、风投VC,但这需要将数字出版新媒体部分变为股份制公司。

  虽然目前馆配纸质书销售码洋仍然远高于数据库销售收入,几乎不成比例。但未来的趋势,当然是数据库销售的收入,要远高于纸质图书销售收入。这是因为:第一,目前数字出版市场不成熟;第二,出版社数字出版运营策略不同,他们会先卖纸书,后开发加工制作数据库。第三,不是所有的纸书,都适合开发加工制作为数据库的。其实,数据库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数字技术有其优点,可以对图书内容实现碎片化、结构化、富媒体化,通过元数据标引、数据挖掘、数据关联,可以实现个性化、定制化服务,更有利于用户阅读使用。特别是对于专业技术人员,更是如此。通过市场推广和用户培训,教育出版和专业出版,在未来会实现数据库销售收入,远高于纸质图书销售。

  当下,我国的中文数据库已经有了数十亿元的销售收入,但问题仍然不少。与国外西文数据库相比,存在以下问题:第一,内容原创程度不同,拼凑编著甚至剽窃的内容时有发生,降低了中文数据库的内容质量。这些需要出版社强调内容质量和学术规范。第二,内容信息的集成度不够高。与国外大型专业出版集团拥有数千种期刊、年出版数万种图书不同,中国的期刊社、出版社有数千家,内容分散,各做各的数据库,很难整合内容,形成一个海量信息内容数据库。第三,数千家的出版社,其中文数据库由于不同的技术公司开发,采用了不同的格式和标准,互相不通用,需要采用不同的浏览器或不同技术手段加密解密,给用户带来麻烦。

  中国的出版社小而分散,自然会出现这一结果。从长期来看,出路是以资本为纽带兼并重组,全国形成十几家大型出版集团,这要靠出版业深化改革来解决。短期来看,建立出版社数字产品销售联盟十分重要。目前,数字出版产业链不规范,赢家通吃,出版社只是内容提供商而非数字出版商,技术商掌握了技术,对产品有话语权和决定权,还能当渠道商,十分强势。还有个别平台商将出版社的内容数字化碎片后直接销售,使出版社的权益受到损害,出版社还难于发现和维权。所以,出版社必须根据特色内容和读者群,建立个性化的发布与销售平台,如科学普及出版社的果脯网 http://guopu.cc

  编辑:果脯网编辑 果品

   相关阅读:

   移动互联重构出版

   传统出版机构如何做好在线教育?

   数字出版为什么还如此初级?

   个性化时代的出版转型   

   数字出版要打好基础,做好平台

    移动互联出版:颠覆图书的策划、生产与营销

    数字出版:技术加工商技术落后于内容提供商

   果脯网CEO张金接受冰桶挑战

   张金在全国新闻出版业网站年会做报告:网站定位与运营

    果脯网张金获得全国新闻出版业“创新人物”奖

   电子书格式中国标准之困

    回暖背后 实体书店面临四大挑战

    “免费借阅”能否激活电子书市场

     算算“论斤售书”这笔账

     另类图书馆的生意经

     企业内部教材出版成书有市场吗?

    凤凰出版重金布局海外童书市场

    兑了水的心灵鸡汤图书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