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人文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人文 >科技知识百科 >科学人物:何庆芝

科学人物:何庆芝


  何庆芝,飞行器构造与结构力学专家,航空航天教育家。1957年主持筹建了中国第一个弹道火箭专业。1958年主持研制并发射成功我国第一枚高空探测火箭。在疲劳断裂力学理论研究和工程应用中,取得显著成绩。他从事高等教学五十多年,先后开出近二十门课程;编写和翻译十多本教材,在国内外发表了大量的论文;培养大批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
  筹建火箭导弹专业研制高空探测火箭
  1952年全国高校进行院系调整,他随清华航空系全体师生转至新成立的北京航空学院,被任命为副教授并担任飞机构造教研室副主任,直到1956年。这个时期何庆芝的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飞机构造专业的建设工作,他与其他教师合作很快翻译出了《飞机设计基础》和《飞机结构力学》俄文教材,由高教出版社出版作为当时的教科书。
  为适应国防现代化的需要,北航在1956年底开始筹建火箭、导弹专业,1957年初学校正式调何庆芝筹建弹道火箭设计教研室,任教研室主任。何庆芝率领了一批年青的教师,开始在我国前所未有的现代火箭技术领域艰苦跋涉,为中国弹道导弹与运载火箭的教育事业开拓奠基。
  那时最困难的是这一领域无任何资料和经验可借鉴,加之时间太紧,马上要向学生开课。何庆芝把火箭技术体系分成若干组,把全体教师也按这个体系分组,使教师们既要全面了解技术系统,也要求他们每个人各专攻一个方面,这在当时是一个比较快的培养人才的途径。1957年上半年一批苏联火箭技术专家到北航帮助工作,但他们带来的火箭技术方面资料不让中国教师看,我们的教师只有靠听他们的讲课了解苏联的火箭技术。由于何庆芝的精心组织和全体教师的共同努力,很快地掌握了弹道导弹的基本原理。教研室仅仅成立半年,何庆芝就开始给五年级学生讲授“弹道火箭构造与设计”的专业课,其他教师也陆续走上讲台,几年后在全教研室已建成了一支结构较合理的教师队伍,必要的教材和实验设备也都相应配套。到1959年,由于北航在火箭专业建设方面取得的成绩,上海交大、西工大、南航和哈工大等院校先后都派教师来北航进修。
  1958年,北航在武光院长领导下,组织师生利用毕业设计环节设计制造轻型客机、无人驾驶飞机等。新建的火箭系也着手研制高空探测火箭,何庆芝是这一型号的组织者和指挥者。这是我国研制的第一枚探空火箭,命名为“北京2号”。当时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完成了设计工作,以后又用三个月时间制造完成,1958年9月22日,在吉林白城子靶场发射成功。这件事对我国刚起步的航天事业有着重大的意义,使参加研制和生产的青年教师和学生,受到了火箭工程实践的全面锻炼。其中相当一些人现在成了宇航界有成就的教授、学者。1959年,何庆芝代表“北京2号”火箭研制集体参加了北京市的“群英会”,随后在科研工作基础上写出了两篇有关火箭总体参数选择和多级火箭优选参数的论文。应科普出版社邀请,与其他教师一起编写出版了一本《宇宙航行》科普读物。1961年何庆芝晋升为教授,196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弹道火箭设计教研室在何庆芝带领下,陈列室、实验室建设、教材编写、师资队伍建设等各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疲劳断裂力学研究成绩显著
  “文化大革命”中火箭系被拆散到其他系内,弹道火箭设计专业划在飞行器设计和力学系,何庆芝被任命为飞机设计教研室主任。当时招收的学生文化水平参差不齐,但何庆芝对他们倾注着极大的热情,尽力克服各种干扰,力求给无辜的青年更多的知识。他每天早早来到教研室,晚上常常去为学生答疑解难,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总是个别给予指导,学生们都敬佩不已。在动荡年代里,何庆芝没有放弃科学研究工作。当他了解到上海某设计所提出了研究机翼下壁断裂特性的问题时,他决定组织飞机设计教研室的教师承担了这个问题的攻关。他深知断裂力学是60年代国际上才兴起的一门新学科。50年代,英国两架彗星号大型旅客机相继失事和美国F-111歼击机的机毁人亡,都与人们对断裂力学尚不认识有关。要发展航空科研必须设法认识这个盲区。何庆芝默默地从查找资料、翻译相关论文、学习断裂力学基本理论开始,编写出讲义,为本科生开出了《工程断裂力学与应用》的课程。
  同时还亲自带领师生冒着严寒到北京航空材料研究所做实验,几个星期坚持不懈,所做的实验研究使课题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他对科研工作一丝不苟、勇于奉献的精神深深感动了北京航空材料研究所的领导和同行们,他们将一台苏联60年代的中频疲劳试验机赠送给北航何庆芝领导的实验室。至此他们才有了创建断裂力学试验基地的最初本钱。断裂力学研究还需要大量的有限元计算,当时飞机设计教研室没有计算机,经过努力,他们到上海计算。何庆芝就带断裂力学研究小组的同志们在不长的时间,圆满地完成了这一课题。这项研究成果开创了我国飞机断裂力学研究的先河,为我国新机研制提供了理论基础和计算方法。后来,这一成果获得航空部科技成果三等奖。
  1977年何庆芝作为我国首批出席国际断裂力学会议的代表,在加拿大举行的第四届国际断裂力学会议上宣读他的论文,得到与会代表的高度评价。他的多篇科学论文在国内外学术会议和刊物上发表,受到同行们的好评。
  1980年在上海举行的中国航空学会综合学术会议上,他发表了题为《考虑过载迟滞效应的一个新模型》,这篇论文观点新颖,在无记名投票评选时获票最多,被评为最优秀论文。参加这次学术会议的美国代表团认为:在断裂力学和其他一些学科上,中国人的理论水平并不比世界先进国家差,有自己的一些独特研究和发展。
  科学春天精神倍增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改革开放政策,全国科学大会的召开预示着科学的春天到来。何庆芝更加精神倍增,在他那干瘦的身躯内蕴藏着令晚辈们十分敬佩的精力和毅力。虽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他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他承担的工作愈来愈多,除继续担任教研室主任外,还需要给本科生、研究生上课,亲自编写教材,同时还承担航空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横向科研等多个项目。
  何庆芝曾任中国航空学会常务理事,航空工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航空工业总公司科技委特邀委员。1981年我国建立学位制度,他被聘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参加了第一、二批博士点硕士点和博士生导师的评议工作,他本人也被批准为第一批博士生导师,开始招收博士和硕士学位研究生。到1994年他就已经培养出10多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
  主编《航空学报》
  1985年何庆芝出任《航空学报》编委会主编,直至1994年6月底。《航空学报》是中国航空学会的学术刊物,在他任主编期间,由季刊扩大为双月刊,再扩大为月刊,1987年首期英文版在美国发行。为提高期刊质量,他付出了大量心血,功绩显著。十年间经他审阅、签发的论文达2000余篇。该学报在第一届全国优秀科技期刊评比中荣获一等奖,在中国科协、国防科工委等组织的历次优秀科技期刊评比中,连续多次得到了很高的荣誉。1994年后他虽年事已高,但仍担任编委,每次都按时参加审稿例会,认真细致地审阅稿件,热情地参加讨论,直到他不幸逝世时,手里还有四篇稿件,其中三篇刚刚签署了意见,还有一篇未来得及审阅。
  90年代,为了推广损伤容限设计技术,何庆芝参与主编和主审了《飞机结构完整性设计大纲》、《飞机结构损伤容限设计手册》、《军用飞机结构疲劳、损伤容限和耐久性设计手册》等书的编制工作。这些出版物分别获得了航空工业部的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就在他不幸逝世的前一天,又获悉他得到1998年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
  何庆芝同志1956年为落实新中国第一个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中关于建立喷气和火箭技术的目标,在北航创立了中国第一个弹道火箭专业,并任首届教研室主任。1958年,火箭教研室的师生自行设计的我国第一枚高空探测火箭发射成功,受到了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赏。我国航天战线上的许多高级技术骨干都是这个专业毕业的学生。
  何庆芝同志一生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教育事业。他为人谦和、坦诚、胸怀宽阔,平易近人,从不计个人恩怨;他治学态度严谨,文章从不轻易发表;对学生的业务学习严格要求,一丝不苟,堪称严师,而在生活思想上关心爱护,无微不至;他一贯克己奉公,严于律己,把方便让给别人,困难留给自己;生活作风极为朴实。何庆芝同志堪称为知识分子的楷模,曾多次被评为校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北京市优秀党员和劳动模范。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