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人文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人文 >科技人物 >我与李小文老师交往二三事

我与李小文老师交往二三事

李老师去世后,我一直想,我应该写点文字,纪念一下。但我心情一直很乱,一直不相信他已远行。周五送别会后,人民日报社环球人物杂志社的记者让我写点与李老师交往的往事,我还是不知道如何下笔,因为应该写的太多,而心里面却不知道如何写起。最终记者给我发来一个采访提纲,我以回答的方式,写了一些我与李老师交往的往事。

1、请简单介绍下您自己?

   答:我叫苗元华,科学网博主。我从08年开始上科学网,09年初在科学网开博客写博文,当时我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读博士3~4年级,时间相对充裕,上科学网的时间多一些。现在北京望京留学人员创业园成立了一家专注于室内环境科技的公司(中新宜居(北京)环境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工作相对较忙,上科学网的时间就少了很多。

2、您和李小文老师的关系,何时何地何事以何种方式相识?

    答:我和李小文老师是科学网博友关系,我们在科学网认识。

    最初的时候,是我参与李老师发起的关于的讨论。当时有段时间大家每天都讨论的热火朝天,参与的人我记得有杨玲(科学网博主:考槃在涧)、鲍得海(科学网博主:隔壁家的二傻子)、李亚辉(科学网前博主)等人。详细的讨论过程不记得了,依稀记得大家是从统计物理学的各态历经假设开始讨论,然后讨论了到系统的演化及稳定性等问题,李亚辉还引入了信息熵等概念,最终讨论了城市的分布对国家和社会的影响。我记得当时我还在王铮老师(科学网博主:智叟王铮)的一篇博文下评论过:如果一个国家的总人口仅仅分布在几个超大城市里面,这个系统肯定是不稳定的,如果战争或者瘟疫来袭,可能面临的是毁灭性的大后果(大意如此)。关于熵的讨论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

整体讲,当时是纯基础理论的讨论,大家都是天马行空的扯,我谁也不认识,但慢慢也就熟悉了。当时我还不知道李老师是院士,也不知道他从2003年非典开始就已经做过地理信息学与流行病传染学方面的研究。

3、您眼中的李老师,朋友相处、为人处事、教学科研等等,请分别举些您印象深刻,触动您的事例?(如果您也和李老师夫人相识,也请谈谈他的夫人,以及夫妻二人的关系和家庭)

   答:李老师与朋友相处,处处体现平等、平凡的原则,通俗一点说,就是没有架子。另外就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比如我有段时间,因为赌气从科学网休博,李老师为了让我重新写博客,专门在科学网上写博文给我提问,想以这种方式让我重新写博,免得面子上抹不开。李老师的两篇博文如下:

    请教苗元华:家用空气净化装置的选择;

   我爱科学网。

今天在准备这篇答复的时候,我还翻看了一下我之前的一些博文,比如:科学网上的博主印象之二,科学网博主聚会(19-09-2009,北京。


    我当时写了这么一段话:网下的李老师好像没有网上的李老师爱说话,但是偶尔说一句,也能把大家逗乐,因为轻易不说话,一说话就是相当的幽默。后来我和李老师讨论我们书的大纲时,李老师平易近人的态度更让我吃惊,他甚至因为我坐在茶几的里面不方便出去而去帮我倒水。当然,作为山东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相当诚惶诚恐的,所以他去倒茶,我是不敢坐着接受的,在此再次谢谢李老师。

李老师为人处事属于大气之人,不斤斤计较,不做无谓的争论,但他有自己的立场和原则。这方面网上讨论的已经够多了,我也就不再赘述。

我与李老师在教学上的交流不多。

我与李老师在科研上交流比较多,他是一个很有大局观的人,也能从芜杂的信息中找出最有价值的信息。

几年来,我们曾经深入交流的几个科研话题既包括一些基础理论方面的,如物理学中的相关的统计学原理,是否可以引入社会科学,如何引入;如何定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看起来很容易,但实际上很难说清楚的基础性问题。

最近三年来,李老师和我讨论的比较多是更接近老百姓生活方面的问题,比如:他从报纸和新闻上看到一些关于农村饮用水水质方面的报道后,曾经几次和我讨论,想了解一下目前水质到底如何,有没有一个详细的统计数据,比较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技术和经济的难题是什么。

去年多家媒体报道了南方土壤重金属污染之后,李老师与我联系,看是否能够找几个行业内的专家,开个小的座谈会,了解一下土壤重金属污染的监测和治理现状、目前存在的主要难题。我当时通过科学网博主赵明老师了解到一些中国农大做这方面的专家,也与北京农科院,还有在南京的华东地质调查局方面的专家取得了联系,把一些资料整理了一下发给了李老师。很遗憾因为各方面的原因,座谈会一直没有组织起来,说起来非常愧对李老师。,李老师还曾经在科学网上组织过多次这方面的讨论沙龙,如:

   【学术沙龙】耕地污染:博友提供的参考文献

【学术沙龙】耕地污染工程防治前的补充调查

2012年后,他一直关注北京的雾霾问题,也几次与我讨论,是否在大面积室外环境没有办法解决的情况下,可以通过科技手段,创造一个干净的室内的小环境。在他的倡议和支持下,我设计研发了一款适用于大面积公共场所的空气净化系统。从原理设计到样机开发,他一直都很认真的参与讨论,期间多次通电话。当完成设计后,我还把设计图拿过去,和他面对面讨论了一个多小时,他当时提出很多建议,最重要的就是提出要先设想使用中的危险场景,并相应地增加安全保护配置,以确保使用过程中足够安全。

李老师的夫人吴老师是一个有着大家闺秀气质,但又非常容易接触、非常通情达理的人。交流起来,可能吴老师比李老师更容易一些。李老师和吴老师是大学同学,他们相互尊重,风雨与共几十年,感情深厚。

4、您与李老师交往二三事?

我与李老师交往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联合科学网博友一起编写了一本《强震应急与次生灾害防范》的高级科普书籍。事情的经过大致如下:

1. 2009年秋季,因汶川地震导致的地质灾害逐渐增多,我在科学网上发起了关于编撰《强震后次生灾害的防治与应急管理》(不久后由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一书的倡议,李老师积极响应,并在短消息交流中告诉我,可以以我们两个的名义邀请科学网上的专家参与这本书的编写。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通过频繁的交流,我们基本确定了该书的框架结构和需基本涵盖的内容。

2. 我在20099~10回国探亲期间,和李老师当面讨论了该书的框架和编写人选。当时很有意思的是,因为我感觉自己字写的不好,不愿意在草稿上记下来讨论内容,李老师说,还是将讨论的框架记下来比较好,是他将我们讨论的内容一字一字地记下来的。

3. 我们于20091016日召开了第一次编写研讨会,将该书暂定名:《山区强震次生灾害的防控与管理:汶川大地震的启示》。关于这次见面,我曾经写过一篇会议纪要发在了科学网上。另外还发了一篇博文:科学网搭桥,科学家唱戏一例

   为了参加这次会议,李老师坐了25个小时火车,于15号傍晚抵达成都,第二天开完会,晚上6点又踏上开往北京的火车,因为要参加18号在北京举行的一个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所有人员,都特别感动。当时李老师虽然身体尚可,但看起来体质明显比较弱,为了我们的会,来回折腾了50多个小时。

4. 我们回来后按照分工,进行了初稿的写作。我将初稿汇总后,在陈安老师的建议下,该书第二次研讨会作为2010424日下午举行的第五届全国应急管理——理论与实践研讨会第四分专题会议于山东经济学院学景大酒店召开。李小文老师亲临会场,并对初稿提出了诸多修改建议。

   这次会议之后,大家在2011年初基本完成初稿的修改稿,并在当年四月份该书送到中国科学普及出版社,并申请到了中国科协三峡科技出版资助。

5. 2012年秋,李老师抱病为该书写序。

6. 该书20135月份该书出版之际,芦山地震发生,在李老师的倡议下,所有编者都不取稿酬,直接将一万二千余元稿费捐给芦山地震灾区的一所小学。李老师在他的博文中对这本通过科学网博友齐心协力编写的书有过描述


5、您和您二人共同的朋友都如何评价李老师的性格、爱好、教学和科研成就?

   答:科学网上的迟菲博友在博文:济南见博友记

 

中这样描述李老师和吴老师:

Li XW老师
   Li XW老师是我见过的最最和蔼的YS了,以前见过的YS给我一种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感觉,可以说,Li老师是比较另类的YS,他时而像黄老邪,又时而像老顽童,很有江湖上的拥有盖世武功可以号令天下的大侠风范。Li老师心地善良,做事情总是为别人着想,富有正义感,爱打抱不平,同时具有海量的酒量,这些气质都跟武侠小说中的大侠气质很相符的。这次济南会议能够跟Li老师同去,是我的荣幸。Li老师是我心目中最尊敬的老师,他做的很多事情让我非常感动,因为太尊敬了,所以跟李老师谈话的时候反而有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Wu老师
    这里说的Wu老师是Li XW老师的夫人,Wu老师高贵的气质吸引着我,特别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跟Li老师是绝配。Wu老师跟Li老师一样,心态很年轻,心地善良,做事情也总是为别人着想,并且人很随和开朗,此外身体很好,精力充沛,跟我们年轻人一起游玩娱乐一天也不觉得累,反而像我这样的年龄人还觉得很累。

    和我比较熟悉的吕秀齐老师专门写过一篇博文描述李老师,文章题目:院士也是普通人。

6、李老师除了在科研领域,是否关注人文学科,有士人情怀,为社会发声?有的话请举例。

   答:李老师博览群书,除专业书外,喜欢武侠小树,读过金庸所有的作品、读过国内外多种社会学方面的著作。另,李老师在中西方接受过教育,对中国社会有着比较深刻的认识,所以他一直坚持为社会发声。

    如果您读读他科学网博文,就很容易找到这方面的内容,比如以下博文:

围观:陈有西按童之伟黑打


   围观:童之伟再放重炮,重庆要反思黑打

   围观:世事如棋局局新

   关于无罪推定答美娣博友

   继续请教:无罪推定的哲学含义

    打赌:每下愈况之庄子正解

    我所了解的李小文院士帮助孙爱武博士全过程

   其他关于社会方面的话题还有很多,如想深入了解,以后可以详谈。

7、您观察到的李老师如何看待他在网上因布鞋院士照走红,对他的心态和生活有无影响和变化?

   答,他是一个心态平和的人,也是一个比较宅的人,所以走红后,对他的心态和生活,有影响,但是影响不大。他不会利用他的名声去谋取什么利益,对这种事情采取淡然处之的态度,所以谈不上什么压力。

8、您最后一次见到或者和李老师沟通是什么时候?当时的情形?

   答:最后一次和李老师写信是201517号晚上,我给他写信,说要打算和科学网的吕秀齐老师在春节前看望一下他和吴老师,问他那天有空比较方便。8号早上打开信箱看到回复,说我如果有事,就过去讨论,如果仅仅是到年了礼节性拜访,就算了,说我和吕老师工作都挺忙的。我想想也是,就回信说春节后再过去。10号下午我收到科学网博主赵明老师的微信,告知我李老师去世,去拜访李老师就变成后会无期的事情了。

9、您今天如果在告别会现场的话,请谈下感受和您看到的让您感动的事情?

   答:李老师离去,大家都很悲痛。

让我感动的是,很多尊重李老师为人处世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当时到场的有4000多人,包括多名科学网博友,有一些是从福建、从浙江、从江西、从天津赶来。

谨以此文祝李老师一路走好!

2014年9月,李老师在电子科技大学做报告的照片。

李老师和武夷山老师在一次科学网博友聚会上照片

我和吴老师、迟菲在科学网博友聚会上的合影

果脯网编辑:果品

相关阅读:

神奇院士李小文 

李小文不是扫地僧!

“布鞋院士”李小文北京病逝

黄老邪李小文:与学生当堂对饮二锅头

神交平民院士李小文

科学普及出版社准备为李小文老师出版纪念博文集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