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脯商城

首页> 果脯商城 >果脯书屋 >经管 >管理

罗思柴尔德家族--罗思柴尔德在中国

定价:15.00
果脯价:11.20

作者:江晓美 著
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10-1

我要买件  库存:30 件

商品介绍

  • 版次:1
  • 页数:78
  • 出版时间:2012-10-1
  • 开本:16开
  • 纸张:胶版纸
  • 印次:1
  • ISBN:9787504662088

内容简介

  罗斯柴尔德是一个发源于法兰克福的金融世家。这个家族在金融界非常出名,但在外却鲜为人知。他们的财富即使身家500亿美元蝉联世界首富的比尔·盖茨也无法比拟。罗斯柴尔德家族究竟拥有多少财富?这是一个世界之谜。据估计,1850年左右,罗斯柴尔德家族总共积累了相当于60亿美元的财富。《罗思柴尔德在中国》为“罗思柴尔德家族”系列之四,讲述了真实的犹太历史,真实的罗思柴尔德家族,真实的跨国犹太金融僭主世袭家天下政治体制的前世今生,是一本金融普及读物。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2.“中国交通银行”1908年,即光绪34年。罗氏银团控股的大清银行出资建立“大清交通银行”。“民国”建立以后,罗氏将其改名为“中国交通银行”。这是罗氏银团的金融重镇。从资本构成来说,八大行不分你我。从人事脉络来说,“中国交通银行”在“民国”时期起了“央行”的作用。 3.“中央银行” 从资本权力来说,这家所谓的“中央银行”并不重要,甚至形同虚设。这似乎与罗氏僭主体制在各国的影子政府——央行体制背道而驰。实际却并非如此,旧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压得中国人民透不过气来。在这种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罗氏银团取得了压倒性的统治特权,“中央银行”仅是一块牌子,类似于美联储体制中的“美联储委员会”。“中央银行”的资本基础,仅仅是与“中国银行”、“中国交通银行”等罗氏金融机构交叉控股。这样一个皮包银行给罗氏在旧中国的统治,带来了法理上的权威和保障。除此之外,“中央银行”对罗氏的价值很有限。4.“中国农业银行” 1933年4月1日,“中央银行”通过控制下的“财政部”出面建立了“中国农业银行”。这个银行是罗氏银团控制中国农村地区,垄断乡村信用的金融战工具。“中央银行”控股90%。 5.小四行“中国通商银行”、“中国实业银行”、“四明商业储蓄银行”、“新华信托(储蓄)银行”是不同买办集团,在不同时期与罗氏银团苟合的产物。这些银行由大四行控股,不能看成是独立的银行,而是罗氏银团下的不同品牌和中国人可以“自由面对的不同选择”。 (四)八大行的僭主政治属性早在威尼斯银团时期,欧洲资本形成了一种银行家族、情报体系、武装银行、金融会道门、代理人体系和银行门面的综合体系。罗氏银团把光照会金融情报体系与拜魔鬼反人类的意识形态合二为一,通过缔造央行情报体系,罗氏银团与欧美情报机构完美融合。罗氏银团在包括旧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缔造的独立央行体系,不是任何意义上的银行,而是僭主政权机构。这个僭主体系包括:控制旧中国财政部的金融买办体系、控制旧中国军工体系和军事预算体系的军工买办体系、控制旧中国铁路运输的“民国交通系买办集团”、控制旧中国精锐武装的“交通警察体系”和“税务警察体系”、控制旧中国底层社会的“黑恶金融体系”、控制派系党务的金融情报体系等。罗思柴尔德家族在旧中国的央行体系,深刻地控制着旧中国的一切。 图片故事:罗氏金融僭主体制与旧中国买办体制的关系与运行(一)不断的重复,不断的成功苏联的国企改制、日本的官业民营、清朝的官督商办都是一种模式:罗氏银团与各国腐败分子联手,内外勾结。买办送百毁万得一,僭主分文不出,一个口号而得天下。这是一种广义金融战资本兼并模式:从公到私,由强到弱。金融僭主体制利用垄断全球信用供给的历史优势,通过二次兼并:由买办到僭主,由个人到僭主跨国体系,即可顺利地控制一个又一个民族和国家。这些成功伴随着无知者的欢呼和买办的欢呼。无知者的欢呼出于无知,买办的欢呼出于短视。 (二)光照会的血线清朝的国有汉阳铁厂比日本第一家近代钢铁联合企业八幡制铁早了7年,规模也大得多,时为亚洲最大、最先进的钢铁企业。罗氏阴谋推动官督商办,于1896年4月11日把这个清朝国有工厂凭空交给了罗氏北京银团(福公司),由卖国贼李鸿章的干儿子盛宣怀“商办”。1908年3月26日,汉阳铁厂、大冶铁矿和萍乡煤矿合并组成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倪桂珍的儿子宋子文先在罗氏控股的美国花旗银行“学习”。1917年,他回国到盛宣怀的儿子盛恩颐执掌的汉冶萍公司驻上海总办事处任秘书。(三)令人深思的“独立”旧中国的腐败和没落可谓千头万绪,罗氏控制机理和买办体制的运行却无外乎舆论欺骗、思想控制、金融欺诈、央行体制和买办军阀。宋子文成了罗氏八大行的总代理人,1928年7月至1930年5月,他与美联储、德意志银行、日本银行、英格兰银行签署了“新关税协议”,这三家罗氏缔造并控股的央行和罗氏控制的英格兰银行“敦促”各国政府,“放弃”了对旧中国海关的“托管”。这无疑是旧中国独立央行体制的“功绩”。 (四)丧权辱国的关金券与此同时,“民国政府”从1930年1月开始,接受由罗氏银团发行的关金券。名义上,从1931年5月起,由罗氏控股的“中国交通银行”、“中国银行”控股的“中央银行”发行。罗氏银团笔下1元的关金券,等同于0.601866克纯金或0.4美元。“民国”的黄金储备也就几百吨,民间可流动的货币黄金(金条、金币、元宝、可典当的金首饰等)不超过1万吨。170亿元关金券即可抢走1万吨黄金。(五)生产关系决定上层建筑1931~1948年,关金券发行了17年,共计47种。1948年11月20日停止发行,改名为金圆券,实施了更加残酷的掠夺。1945年,四川省汶川县水磨乡农民李海廷、王少荣等发现了装满关金券的美国军用运输机残骸。据统计仅此一架飞机上的关金券,就多达3.5亿元之巨。罗氏秘密动用美国军用飞机,用纸币掠夺中国财富的规模由此可见一斑。此后金圆券的超级通胀闹剧,倒也尽人皆知了。人们大都不知道关金券与金圆券,以及此后银元券的关系。旧中国国民党政权的金融腐败具有买办性和僭主政治的特征,不可抑制、不可改变、不可扭转,直至灭亡。 (六)金融僭主的入侵,是中华民族的危机上页图为“冀鲁豫边区行政公署关于防止关金券侵入本区的布告”。罗氏金融僭主不是一个家族,罗氏银团不是一个银行,而是代表着整个金融帝国主义体系对旧中国实施渗透、控制和掠夺。无论是在旧殖民主义体系中,还是在新殖民主义体系中,汗流浃背的劳动者只要活着,就总是负债和“有罪”(例如,“呼吸碳排放税”,注79),不劳动的金融僭主发行各种名目的信用符号,世袭统治世界。这就是金融主义时代的全部真相。 P72-75

  ……


目录